笔趣阁

5.Chapter 5

时玖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t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芸抱着刚洗净的衣服从水房走来,在门前的走廊把衣服一件件挂在晾衣绳上。家门敞着,佟明芳拉着白闻赋在屋中说话。

“布票我都拿去给叶芸做衣裳了,她身上穿的......”

佟明芳朝屋外瞧了眼,没说下去,转了话头:“你弟是新婚,他出海回来前我打算给他们缝套新被褥,你这俩月看看能不能多弄点布票回来。”

白闻赋沉默了一瞬,应道:“我想想办法。”

对于佟明芳的安排,白闻赋从没说过什么,但作为母亲,到底心里有愧。这家门口的人都说白家讨不到媳妇,这几年闲言碎语就没断过,还有人说他们家绝户。佟明芳咽不下这口气,拿出全部家当给老二娶媳妇,彩礼钱是老大帮忙凑出来的。不是佟明芳不顾及大儿子,而是家中这情况只够讨一个媳妇。即使给老大说媒,人姑娘家知道他的过去,多半也不会同意。比起老大,老二现在工作体面,无病无灾,更容易说成。

佟明芳多了句嘴:“你弟年岁也不小了,咱白家不能没后,你晓得我苦衷吧?”

白闻赋长睫微敛,面色瞧不出异样,语气平淡道:“都是一家人。”

佟明芳便宽了心。

叶芸挂好衣服回家时,白闻赋正好从闻斌的房间出来,人罩着层疏淡的距离感,掠过叶芸径直走到屋外。

叶芸回到房间内,闻斌手上拿着东西递给她:“大哥刚拿来的。”

叶芸接过后问:“这是什么?”

“烫伤膏,你手怎么样了?”

叶芸伸出手来,虎口处烫了个小水泡,有些红肿。

“怎么用?”她问。

闻斌往旁边挪了挪,让她坐在床上:“我帮你涂。”

叶芸坐下将手伸了过去,闻斌挤了点药膏涂抹在叶芸手背,清凉的感觉缓解了肿胀的疼痛。

从前被烫着叶芸还是得干活,叶母一个人忙不过来,家中弟妹需要人照顾,洗衣做饭一样落不了,没听过什么烫伤膏。倒是听过凤凰牌自行车,无奈车票稀缺,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叶芸好奇道:“大哥没工作,怎么弄来的车?”

“他没工作,但是有法子,我也不知道大哥整天忙什么。”

昨晚厕所前的一幕和刚才发生的事,再迟钝也瞧出周围邻里忌惮白闻赋,细细想来,那种忌惮里还夹杂着一丝恐惧。

叶芸不明白为什么:“旁人好像很怕大哥?”

“我大哥身上发生过一些事,他虽看着凶,对家里人没话说。亏了大哥,我才能跑船。”

药膏涂抹均匀,闻斌扔没放开手。女人的手到底不似男人,握着柔软无骨,淡淡的芬芳弥漫在空气里,叶芸身上香软的味道像浸了蜜。

闻斌虽早已到了婚娶的年龄,但自幼长兄罩着,家里家外的事情都有大哥抗,他活得像没开窍似的。那天在青溪村见到叶芸,才留了心,无非是男人看见漂亮女人心生欢喜。

直到昨夜温香软玉入怀方才知这滋味,怪不得都要讨个媳妇回家。闻斌白天去值班压根没有心思,脑子里想的都是叶芸柔柔润润的眉眼,终于可以进屋说会话,怎么瞧都看不够。

隔壁房间门被打开,复又关上,紧接着沉稳的脚步声响起,透过木质隔板传来房里。白闻赋回了房,他们自然也止了声,不再议论他。

明明两间房,却像三人同处一个空间,连气息都无所遁形。

闻斌洗了头,几缕半湿不干的碎发落在脑门上,清爽干净的五官带着笑意,有光在眼里跳跃,他对叶芸说:“睡觉吧。”

两人并排躺下,房间熄了灯,隔壁也听不见动静。静谧的夜好似只有他们俩,然各自清楚稍有动静便会惊动到大哥,睡得还算规矩。

不知过了多久,叶芸意识朦胧,腰上多了只手臂。她半睁开眼,对上闻斌火热的目光,他眼里毫无睡意,烫人的眸子烙着她。叶芸瞬间睡意全无,心跳在加速,人是紧绷的,昨夜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卷土重来。

叶芸的下巴被闻斌提起,紧张和羞涩晕染在娇嫩的脸蛋上,那柔媚的神情让人情难自禁。

闻斌低头亲了下她,叶芸没经人事,无措大于心动,警惕地瞥了眼墙板。

闻斌哄着她:“这会大哥铁定睡了,就是没睡也别怕,你是我媳妇,谁也说不了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女装后被男神盯上了[电竞]女神在上降魔宿傩容器春野樱捕获纯情你们哭得真好听[快穿]回到1981月有千千泽夜话危险沦陷借口每晚梦到世子爱我入骨清冷首辅为我黑化后,双重生了[原神]提瓦特的雷龙王第十二个亚特兰蒂斯美术特长生侯爷他很不对劲阴郁反派今天也在觊觎漂亮魅魔飒爽后妈在六零队长在娃综杀疯了[电竞版]娱圈顶级嫂子他的美人师娘尝珠反派想和我恋爱[快穿]我的小狗贵公子和野玫瑰公主他性别不太对宠娇娇咸鱼公主卷王驸马日常反派他是精神病我的朋友都不是正常人轻舞飞扬七零娇气包生存指南当月亮花店开始外送[无限]单身一点都不香!人鱼海鲜席卷星际灭神召唤师[无限]爷,有妖!枕上姝全仙域都以为我是替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