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0.第二十章(第1/2页)

惟君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趣阁biqut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沧渊如寒冰般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溶洞中,吓得地厌缩成一团,只露出脑袋顶上的一朵粉花。

沐昭身子一震,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她脑子一热,破罐子破摔道:“你凶我做什么!”

沐昭倔强的脸庞让沧渊回想起梦魇中,她也是这样,跌坐在地,忍着泪花发问:“沧渊,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凶?”

“阿昭,你为什么总是不信我?”沧渊满腔不甘的发问,“我就这么入不了你的眼吗?”

自己当年未能好好待沐昭,二人弄巧成拙的分离已是抱憾。

如今……

沧渊的手在暗处握的咯咯作响,他强压下心绪,缓声问道:“阿昭,我且问你一句,你不信我,是因为我拿了你的姻缘簿吗?”

“就算尊上你不曾将我的姻缘簿拿走,我也不会信你。”

沐昭吸了下鼻子:“映容心智成熟之后,尊上似乎就很怕我与她单独在一起。尊上点她哑穴,是不是怕她会说一些尊上心中担心的事?还是怕她会说一些我的过往?”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我自己是不是一棵晶草。我在乎的,是为什么尊上一定要夺了我的姻缘簿,将我留在魔界。”

沧渊不想作答。

眼下并不是让沐昭知晓前尘旧事的好时机。

他不想与沐昭关系更加疏离。

沧渊殷切的开口:“阿昭,我若说我只想要你,你会信吗。”

“尊上要我做什么?”

那日霄无庚的话回荡在沐昭的耳畔,她问道:“要拿我的血去开剑吗?”

肩膀吃痛,沐昭挣了两下,泛着泪花道:“你放开我!疼!”

“你还知道疼?!我若是想拿你的血开剑,那我为何要救你?!”

沧渊手上力道加重,似是想将眼前人的骨头捏碎:“你宁可听信霄无庚那个小人的话,也不愿信,我只想你活着!”

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眼前人相信,自己只是想她活着。

所以,自己年少轻狂时所犯下的错,永远都没办法弥补。

所以,自己与她变成如今这般,都是自己咎由自取。

剜心挫骨的报应。

“沐昭。”沧渊手上像是卸了劲,缓缓垂落,“你仔细想一想,我可有害过你?”

沐昭揉着自己的肩膀缓解刺骨的疼,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的两个肩膀肯定被沧渊捏的发红。

“尊上是不曾害过我,可尊上也不曾与我说过实话。”

沐昭道:“尊上,谎言换不来真心。能换来真心的,只有真心。”

“阿昭,我待你还不够真心实意吗?”

“收了我的姻缘簿,以此为由限制我的行动。尊上的真心,我沐昭承受不起。”

“阿昭,在你心里,是不是只有姻缘簿和晋升。”

从来都没有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我成了柯学片场钉子户穿二代的古代日常方平安方宏浚说好了躺平,非要逼我开大和离后嫁给敌国皇子捡到的小甜A他总在装乖大小姐她手拿打工人剧本(快穿)死亡复苏:我,即是大夏守护神女配每天都想放弃攻略隐武事,修文道,我以诗词乱万法为了做委托嚣张一点灭个世怎么了假面偶像烬华年三十三岁成为少女魔法师穿进反派师门当食修我栖春山(双重生)把反派肚子搞大[快穿]国子监留级生真酒的自救方程式非攻略反派的闲鱼日常都觉醒了谁还当炮灰啊大明:带重八刷副本,大明成仙国【弹丸论破】我真的只是个普通的npc而已暖调浪漫盛唐小女医救世戏命师,但仅供参考踏碎修罗场,飞升入九霄渔女打脸日常恋爱游戏npc向萩原求婚了蓄谋已久【主文野】你看我们很想cos穿吗当咸鱼被迫走上升级流西风漂流穿成校草的炮灰前男友敌国上将成了我的雌虫在立海大用第六感打网球公府小少爷找回来了临州破晓(探案)凭空造崽套牢反派的日常离职后,她藏孕肚继承千亿财产